丽水小城镇综合整治

当前位置:工作简报 >> 内容
《丽水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 简报》第46期 (总第120期)
来源:丽水镇治办      发布时间:2018-10-09
本 期 要 目

【整治成果交流之二】
 
    按:本期推出缙云县胡源乡党委政府关于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工作汇报,供各地学习借鉴。
 
缙云县胡源乡党委政府关于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的工作汇报
——微风十里不及胡源红情绿意
 
    “风雨送新凉,看一派柳浪竹烟空翠染成摩诘画。”

     原是个偏远破旧的小山村,如今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春风的吹拂下,胡源悄声画眉弄妆、对镜贴花,摇身一变,显得愈发的千娇百媚。一步一个脚印,如今的胡源乡,举目皆为粉墙黛瓦、水墨人家,淋漓尽致地体现了“村落、文化、建筑”三位一体的特色,实实在在地将“清亲盘溪,山里胡源”的理念付诸实践。

    一月一新,一年一变的胡源,我们一直都在见证着…

    一、 胡源乡基本概况

    胡源乡,为胡村与桃源合并而成,位于缙云县东南部,东毗大源镇、溶江乡,南接大洋镇,西邻方溪乡、东渡镇,北界舒洪镇。辖区东西最大距离12.76公里,南北最大距离11.13公里,面积44.5平方公里。其中陆地42.6平方公里,水域1.9平方公里,全乡耕地面积4536亩,其中水田3321亩,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340人,共计7个行政村。
胡源地域,气候湿润,光照较短,地形多以丘陵为主,间有低山、中山分布。东南部古方山海拔1216米,为境内最高峰;南部与古方山毗邻的石牛山,海拔1185米;这些大山,山势陡峭,沟壑纵横。境内有盘溪自南向北纵贯,沿溪形成狭长山谷。正是这些大山和溪流,既养育了胡源众多生灵,也孕育了底蕴深厚的胡源文化,但天生的交通劣势也与之俱来。目前全乡对外交通主干道为坦五线,多以其险峻、盘曲而闻名。遥远封闭的山区乡镇、曲折难行的交通线路,使得全乡的青年人口愈发减少。作为这次整改的主角,章村村,在经行政村规模调整后,由原来的11个行政村合并而成,整治范围内人口1800多人,常住人口仅为800多人。

    受制于种种自然因素及生活习俗等影响,胡源乡基础设施落后、生活环境脏乱、城镇建设缓慢、经济发展滞后,是一块众所周知的“硬骨头”。一年半的时间,胡源顶住时间、资金、项目建设等多方压力,咬紧牙关,举全乡之力排除了这只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实现了从点到面、从面到里质的飞跃。

    二、 胡源乡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开展情况

    (一) 以规划“妙笔”勾勒胡源“绰约多姿”

    胡源山清水秀,呈现一派勃勃生机之景。但与之不相配套的建筑及人文环境,成为了整治的重中之重。如何既能保持这片幽幽净土,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精神,又能改善乡村落后破旧的面貌,抵达“空翠染成摩诘画”的意境?胡源乡为此邀请绍兴越州规划设计院对整治工作进行优化,做好整体风貌整治引导方向,并且把控资金,力争在小成本下能有大的成效。与此同时,充分利用“驻镇规划师”制度,发挥派驻至胡源的6个驻镇规划师的力量,从规划的角度提出看法,对规划设计成果进行初审把关,不仅着力解决基层规划短板的问题,还在基层收集社情民意,优化公共资源配置,破解项目落地执行环节中易脱节的难题。

    “清亲盘溪,山里胡源”。秉持着该定位,胡源对整体的规划有了初步的轮廓。“清”既体现了胡源盘溪逶迤的水清,也是青山向开来的山青,又是政清风清的人清;而“亲”是乡土人情,是好客胡源人满满的一杯茶,是邻里家庭的笑语;“山里”则是浓浓的乡土人情,是淳朴敦实的山里农村文化。围绕着这个主题,胡源不断挖掘本土特色,先后打造了胡源问茶、山水印象、非遗百工、云溪故里、汀步观瀑等节点,营造了和谐统一的人居环境。

    (二)以资金“拼盘”改善物资“掣襟露肘”

    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是一项为民、惠民、利民的大工程。但是建设一个秀美山水好风光的村庄,从根本上改善环境“脏、乱、差”,绝不是一朝一夕之事,需要大面积、大范围、大层次地投入人力物力。而胡源作为一个传统的农耕村落,交通不便、设施不全、经济落后,钱从何来?

    一方面胡源坚持采用好设计、好队伍、好做工,另一方面多方举措,利用各方力量共筹资金:一是在最大范围内加大政府财政预算投入,加强对乡村的整治力度;二是由乡政府牵头、村各级鼓动宣传,引导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到小城镇建设当中,共同为家乡发力;三是齐聚乡贤之力,开展资金筹集“头脑风暴”,并为项目建设与乡村改造出谋划策;四是积极推进土地整理开垦项目,通过壮大村集体经济,多举措提升村集体服务能力;五是大力发展胡源产业链条。宜农则农,鼓励每一位村民积极投入产业种植,例如杨梅、西瓜等,同时加大胡源黄茶的对外知名度,打响“黄贡”特色品牌;宜游则游,开设蛟龙峡、古方塘旅游线路,定制缙云驴道打造专属的旅游线路;宜林则林,对山林绿化的保护不留余力,绝不以过度开放山林作为经济发展的手段。五路齐下,终于缓解了资金压力,将钱花在刀刃上,用最小的投入,获得了最大的产出。

    (三)以整治“组合拳”破除乡村“沉疴顽疾”

    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建设这份大问卷中,如何能交出一份让时代满意、让自己合意、让人民如意的答案?胡源乡结合当地实情,因地制宜,发挥“拆、整、建”整治组合拳,破除乡村“沉疴顽疾”。

    “拆”字当先。以往的章村,乱搭建、乱堆放随处可见。为腾出更多的空间建设,胡源乡以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作为总目标,以铁的手腕深入推进“三改一拆”工作,将拆破除旧工作作为推进“美丽乡村”转型升级、农村环境革命的主动力、主抓手,变数字论英雄为精准拆改、变被动应付为主动作为。挂图作战,明确时间节点,在前期摸排、告知送达、房屋腾空的基础上,形成乡村两级整体发力的联合执法模式,层层推进。事前进行地毯式调查,做好做透村民的思想工作;拆时严格按照程序推进工作,维持现场的秩序;拆后做好统计工作,并确保每一个拆违点位的建筑垃圾都清理到位。截止目前,胡源消除乱堆放点位百余处,拆除全村近800处简易厕所及违章建筑,今年以来拆除整治面积共计4500余平方,7月份清运建筑垃圾及石料垃圾重达2000余吨。

    “整”为手段。整治环境“脏、乱、差”,不是简单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敷衍了事,更不是“东边日出西边雨”的反复无常,而是需要牢固“全局一盘棋”的理念。胡源乡根据整体规划引领,不断完善整改方案,确保整治建设后既能保留原汁原味的乡土特色,营造浓厚的风土人情,又能将整治覆盖到每个角落,实现“旧”与“新”的有机统一。章村村原先的“绿瓦红砖”随处可见,裸露的赤膊墙面、“自成一派”的建筑风格、凸显的防盗窗户、堵塞的沟渠水道…或是因为资金有限难以美化家园环境,或是由于村民思想保守未能积极投身于城镇建设当中。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胡源想方设法一一做通村民思想工作,对于各种难题迎刃而上。12万余平的赤膊墙,分期整改,在有限的时间里多点开花,全面推进,终于基本落实到位;空中密集凌乱的“蜘蛛网”、横七竖八的老旧电线杆,在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后,或管线地埋上改下,或贴墙走线巧隐藏,或杆线清理大美化,实现了全所未有的改观;3家不符要求的低小散企业及个体工商户,在一趟又一趟的排摸中,在限期内进行了整改或关停;“六乱”专项整治,虽范围大、数量多、任务重,但在乡、村干部的齐心努力下,得到了显著的成效。

    “建”出风格。如何在千篇一律的规整中走出胡源自己的风格道路?专家团队给出了建设性意见:既要打破常规、大胆突破,又要“因循守旧”、“墨守成规”,不仅要注重面子,更要兼顾里子。一方面,胡源结合实际积极推进32个项目建设,既有“胡源问茶盛意满壶”彰显乡村居民热情好客,又有“落实念树饮水思源”酿就胡源游子抹不去的乡愁;既有“桃源汀步观瀑听涛”下聆听水击石鸣,又有“廊亭赏鱼云溪漫步”间感受悠然自得;既有“庭院深深满园春色”品味大隐于市的别样之美,又有“党建公园青山明珠”展现美好未来的必然趋势…另一方面,在修复、还原文化祠堂上也可谓是“费尽心思”。古祠堂是历史变迁及文化的载体,一座古代的祠堂无论如何破旧,其内在的文化内涵与千年的历史痕迹是无法被替代的。章村村大小祠堂共三座,都破烂不堪,形势严峻。胡源为了做到专业和规范的修缮,避免“人云亦云”和“张冠李戴”,采取“以旧修旧”的原则,既能大幅度节省资金,又能保留原有建筑的时代特征。以老方法、老材料、老手艺延续下古祠堂原本肌理的脉络,避免过度保护,让古建保护有了历史的厚重与人情味的温度。

    (四)以制度“枢纽”疏通长效“管理命门”

    三分建设,七分管理,整治不是一劳永逸,需要健全长效的管理机制,以及锻造一支稳定的管理队伍。第一方面,胡源乡在整治过程中探索片长制模式“一人一块责任田”,将章村平面的铺设到蓝图上分区划片,将整治任务责任到人。线乱拉管理机制、《村规民约》制度、垃圾分类制度、厕所保洁制度、环卫保洁制度、两站两员管理制度等等,胡源乡对标考核要求,结合实际在长效机制建设上展开积极探索。第二方面,集聚群众的智慧,与群众共谋、共筹、共建。比如,章村村双委多次自发组织党员代表、村民代表、户主代表到三溪、壶镇陇东村、舒洪仁岸村以及小城镇先进乡方溪乡、石笕乡等地参观学习,外出取经补短板,开阔眼界转观念,逐步转变村民的审美观,实现了“要我美”向“我要美”的转化。第三方面,发动全村村民参与绿植绿化“花样行动”,创建“美丽庭院”和“花样农家”,建立《章村村绿植绿化管理制度》,通过各家一块“责任田”,人人都是“巧花匠”的打造,积极调动村民栽花种绿热情,对房前屋后绿化进行评比,让广大家庭享受洁美环境,沐浴到文明新风。

    三、胡源乡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后现今状况

    筑巢引凤栖,花开蝶自来。如今的胡源乡,在经“镇治春风”的沐浴下,治出了环境的和美清新,赢得了百姓的点赞笑声,带来了建设发展的活力后劲。章村村的“再生”,正是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中最大的“收益儿”与名副其实的“代言人”。

    (一) 以生态为底色,发挥“人无我有,人有我优”

    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充分地将胡源的这一方绿水青山展现的淋漓尽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为丽水这样欠发达的山区亲自擘画的跨越发展之路。胡源作为“丽水之赞”的缩影,牢记“守住了这方净土,就守住了‘金饭碗’”的告诫,将这把“金钥匙”紧紧握在手中,努力把绿水青山蕴含的生态产品价值转化为金山银山,将地理劣势变生态优势,将山水变资源,资源变资产。一方面,以茶为媒,三产融合,争创区域产业新天地,积极利用“星创天地”大平台,着力将茶产业打造成今后的区域支柱产业。另一方面,山水做纸,农旅结合,描绘全域旅游新画卷,以游步道梳理作为切入点,勾勒乡域休闲旅游全景路线。

    过去,乡里大多数年轻人都向往大城市的繁荣,留守山区的只剩下老人与孩童。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乡村的美丽前景,选择回乡助力家乡发展。蛟龙峡瀑降、蛟坑戏水露营线、云上溪邻民宿屋,每一个项目都是顺应自然、精心打造、为人称道。激活这一方绿水青山,一口纯净空气让城里人趋之若鹜,高山远村成为优质资源,四面八方的工商资本“上山下乡”,在这朴实的山水间,村美了,民富了,气旺了。

    (二) 以党建为引领,发扬“责任到人,务实肯干”

    在这短短的建设时间里,任务的艰巨使所有党员的力量共同凝聚,所有干部的心紧密相连,所有村民的关系无限拉近。胡源始终坚持党建与整治同部署、同落实、同推进,实现基础党建与整治任务同频共振、互融共促。为了使建设保质保量完成,胡源率先发动全乡党员干部的力量,鼓动全体村民自觉投入到城镇建设当中,形成“教育一个人,带动一个家庭,从而影响整个社会,开创一个未来”的氛围。在最后的百日攻坚冲刺阶段,每一个干部以身作则,发挥“5+2,白+黑”的精神,力争发现细节不足。对于一次次的专家点评,一遍又一遍用脚步丈量每一寸土地。带着感情,这是一场脚踏实地的大走访;带着问题,这是一次问计于民的大调研,带着责任,这是一场凝心聚心的大锤炼。以“建最强支部,做最美党员”为契机,优化网格支部组织设置,完善“网格支部—组级党小组—党员家庭户”的组织架构。深化“党建+”工作方式,发挥党员在美丽庭院、垃圾分类、乡风文明、社会治理中的先锋模范作用,助力乡村振兴。
渐渐地,每每走在乡村街头,总能看见春风满面的村民向我们微笑致意,也能在各个节点看到纷至沓来的游客对胡源赞不绝口。

    (三)以文化为底蕴,成就“非遗百工,匠人精神”

    神奇秀丽的胡源山水,敦厚朴实的胡源民风,孕育了独特的胡源民俗文化。陈十四娘娘的传奇,名闻天下;国家非遗的献山庙会,举世瞩目;仙女姑婆的神话,有口皆碑;古方塘、蛟潭、叠箱岩的传说,妇孺皆知。更有如气势恢宏的张山庙宇、凌空飞渡的古方天桥、古朴多姿的各种石桥石刻等等,凝聚了历代胡源人民智慧和血汗的结晶.

    献山庙会敬亲娘。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张山寨七七会(又称“献山庙会”)是缙云民俗文化的缩影。庙会期间,各地善男信女从四面八方赶来,届时,献山庙周围的四条陡峭的古道上,行人如织,络绎不绝;各案坛的案队在献山庙聚齐后,大殿周围案兵滚滚,旌旗猎猎,刀枪晃晃,棍棒林立,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变幻莫测的罗汉阵和憨态可掬的大头娃娃以及翩翩起舞的纸扇班等,为庙会增添了靓丽的风采。届时,胡源乡另一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沿路头“女子叠罗汉”更是将庙会推向高潮。该活动由数十人配合叠成观音扫殿、罗汉井、大小荷花、牌坊、花篮、金桥车等各种造形动作,近年来四次参加央视节目录制。七月初六,当夜幕降临时,香客、游客三五成群,或露天、或帐篷,或窃窃私语、或高谈阔论,或观光赏景、或引吭高歌,欢声笑语,此起彼伏。这一夜,庙宇及山头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注定了一个不眠夜。

    毛氏宗祠展非遗。饱经风霜的古祠堂,静静地凝视着时代的变迁,每一砖、每一瓦都写满了光阴的故事。而作为见证者,毛氏宗祠最终迎来了自己的“又一春”。凝聚了多方的心血,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最终让破旧的毛氏宗祠重新焕发了新颜。一件又一件老物件的收集,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动人的故事。陈列室布置的物品,包罗万象,一些旧的农具,例如石磨、石臼等生产工具、生活家居与纺织机具见证了我们这个地方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历史的沧桑变化。保护这些旧的生产生活器具就是保护我们的历史文物,是留住乡愁的根,是进行传统教育最有力的活生生的教材。

    上宕功夫传身家。“上宕功夫”因地而得名。现已被列入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古时胡渊先祖武功深厚,告老还乡后立下规矩,要求胡氏子孙人人习武,保家卫国。为防野兽、盗贼,村人牢记祖训,世代习武。每至农闲时,不分男女老少,皆练老祖宗所传的武功套路。上宕功夫的种类繁多,南拳北腿、兵器阵法皆通,然以根法最为出名。其基本棍法有“一支香”“二路”“七连步”“手连步”“白蛇出洞”等十余种,其棍路招式千变万化,攻守凌厉,进退自如。如今,随着生活环境的平祥安康,上宕功夫逐渐失去用武之地,为杜绝其频临失传的窘境,胡源于2009年成功将“上宕功夫”申请列入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认定代表性传承人,发扬爱拼肯干的精神。

    田山精神放光彩。胡源是丽水市著名的革命老区,也是红色旅游胜地,更是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田山村作为代表性村落,四周青山环绕,高山叠岭,具有丰富的山林毛竹资源,但由于受交通瓶颈制约,村里的毛竹资源得不到有效的开发,开通一条简易公路是田山群众梦寐以求的夙愿。时任田山村党支部书记的田德俭同志,根据本村实际情况,想为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与村民主任田明春以及村两委一班人,于一九九七年提出:提倡“少吃肉、穿旧衣、晚生育”筹措资金创大业的口号,在晚间拿手电筒翻山越岭与章村村的干部、农户做思想沟通,最终于1999年10月圆了田山人百年的梦想。“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致富奔小康!”这是2000年元旦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柴松岳莅临田山扶贫视察时给予的高度评价。省建设厅厅长项永丹更是与田山村结下深厚感情。他在2001年参加省委党校中青班学习期间,曾到田山村开展了为期15天的社会调查,与村民同吃同住,积极向有关单位争取资金安装卫星接收器,为田山村民解决了不能看电视的难题。2017年5月,项厅长再次莅临田山村调研规划建设、治危解危、传统村落保护等工作,他高度赞扬了新时期田山村坚持不懈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田山精神,并对传统村落保护等相关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如今的胡源,白墙黑瓦,凉亭古井,小桥流水人家,有时艳丽似花旦,有时婉约如青衣。小城镇的建设,整治的不仅仅是村容,改变的不单单是乡貌,还有渐行渐远的邻里关系。也许在建设的道路上我们仍有或多或少的不足,但是建设的脚步我们永远不会停歇。希望胡源能借此次的“镇治之风”,能有更好的机会,描绘出更加诗情画意、宜居整洁的美丽画卷。


丽水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

电话:0578-2118025 邮编:32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