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水小城镇综合整治

当前位置:工作简报 >> 内容
《丽水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简报》第25期 (总第162期)
来源:丽水镇治办      发布时间:2019-08-19
本 期 要 目

【整治成效】
产业振兴 人民富裕 小城镇整治激起美丽经济一池活水
 
产业振兴 人民富裕 小城镇整治激起美丽经济一池活水
 
    伴随着三年小城镇环境综合行动的完美收官,我市158个乡镇(街道)全面补齐短板、提升环境、凸显特色,实现了从“脏乱差”到“洁净美”华美蜕变。在环境升级的同时,我市将小城镇整治与现代化农业建设、新型工业化建设、全域化旅游建设紧密结合,释放出小城镇发展的强劲内生动力。

    一.助推培育特色农产业

    在推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过程中,立足独特的自然生态优势,因地制宜,积极探索特色农业的培育、发展、提升,积极推动产城融合,让特色农产业的振兴成为小城镇产业振兴、人民富裕的有效推手。一是促使农业发展多元化。促进传统农业生产模式的改变,大力发展多元化的农业经济。通过规划引领,在改善环境卫生、修复生态环境的同时,确定“一镇一品”“一乡一品”的发展方向。各地深挖生态农业资源,因地制宜,加快培养出一批符合当地生态特色的绿色产业。在此势头下,莲都区老竹镇的“白莲—油菜—稻”多熟制作水旱轮示范基地、“梨花之乡”云和安溪乡的千亩雪梨基地、遂昌柘岱口乡的“以一块番薯实现乡村振兴”的番薯条产业、缙云舒洪镇的一红(杨梅)、一白(爽面)、一绿(茶叶)、二黄(黄花菜、黄茶)、二褐(香榧、板栗)的“五彩农业”等生态产业应运而生,景宁大漈乡则积极培育山耕产品,创建了特有的高山冷水茭白品牌,全乡种植茭白面积5000余亩,年产量750万公斤,产值3800万元,年人均收入1.8万元,让百姓真正感受到了绿色发展方式带来的红利。极大拓宽了村民增收致富的渠道,绿色产业发展得以以多元化结构呈现;二是深度释放整治红利。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行动优化了环境,而环境的提升反之也对农产业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促进的作用,为广大群众铺设出了新的“生财之道”。例如,景宁标溪乡借助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契机,大力推进“美丽庭院”建设,让曾经的“脏乱差代言村”一跃成为“赏花胜地”。在此基础上,该乡大力发展“庭院花卉”产业,把农民房前屋后的“方寸地”变成增收致富的“聚宝盆”。截至2018年,标溪村全村拥有花卉50000余盆,多肉年销量从原2000余盆增加到20000余盆,花农年户均收入从原2000余元增加到6000余元,实现了“美丽”和“致富”的同步升级。三是提升更新经营理念。小城镇整治构建了新产业的培育温床,也活化了传统农村居民固化的思维方式,使传统农产业更适合现代社会的发展需求。例如,定位为“蜜月小镇”的遂昌垵口乡,为进一步夯实小城镇产业基础,做实做深“甜蜜”文章,特地邀请相关专家就如何推广蜜蜂产业、加强饲养管理等内容对蜜蜂养殖户进行授课,在强化养殖户技术水平的同时,还有效提升了其产业经营理念。截至目前,全乡共养蜂4000余群、产蜜6.3万斤、总收入达到630万元,更可喜的是,养殖户的经营模式也从原来单纯的售卖蜂蜜,到积极开发“蜜蜂茶”“蜜蜂菜”“蜜蜂药酒”等蜂蜜食品,着力实现了从“卖产品”到“卖文化”“卖健康”的华丽转变。

    二、  助推优化提升小产业

    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推进过程中,针对工业经济或商贸流通占较大份额的乡镇,持续规范化小产业、整治“低散乱”行业、优化块状产业,并融入新的经营理念模式,为其经济业态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着力构建出山区现代城镇发展新模式。一是规范化小产业。利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这个“硬杠”,促使小产业的规范化发展,从根源上为产品的竞争能力提供了科学的保障。规范化生产过程。例如,松阳出台相应的《松阳县茶叶初加工监督管理暂行办法》《松阳县茶叶初加工环节洁化生产专项整治行动实施方案》等,着力改进了茶叶初加工的生产环境和“脏乱差”等不规范加工行为,促进小城镇环境卫生提升的同时,也从源头上规范了茶叶加工场所。截止目前,该县以西屏街道、斋坛乡、古市镇、赤寿乡、新兴镇、樟溪乡、叶村乡、板桥乡等8个重点乡镇(街道)累计完成1410户茶叶初加工户的改造提升工作。生产基地建设标准化。例如,莲都区峰源乡着重改造老旧菇棚,建成香菇产业园,有效带动峰源香菇产业转型升级。龙泉竹垟畲族乡大力发展主导产业经济,在对破旧菇棚拆除的基础上,建成标准化食用菌产业园23000多平方米,发展食用菌1700余万袋,实现了美丽环境、美丽经济的双赢。是优化块状产业。通过“低散乱”块状行业整治提升工作,重点推进小微园、标准厂房建设,抓大促中育小汰劣,进一步提升产业集群综合竞争力和发展水平。例如,青田温溪镇以整治为抓手,累计关停“低散乱”39家,改造旧厂区42万平方米,推动了沃金家居建材城、安达汽车检测中心等服务业发展。同时,美丽环境增强了该镇招商引资吸引力,小城镇整治三年以来,累计引进了31家企业,合同利用市外内资17.81亿元,随着青商总部、数据设备制造、物流仓储等项目建设,总部经济、物流经济、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加快培育。除此之外,各地也已培育出一批具有块状产业特色的“微集聚”工业园区,例如缙云新碧街道东拓区块小微产业园、庆元隆宫乡毛竹特色园区、云和木玩滚漆中心等等,既提高了亩均产值和税收,又实现了优势产业的集聚发展。三是创新化交易模式。小城镇整治构建了新产业的培育温床,也活化了传统农村居民固化的思维方式,各地利用新技术与新思路,突破传统传统交易模式,积极发展农村电商,开辟出了一条通向市场的快速通道。缙云舒洪镇依托非遗爽面产业,实施爽面发展“十个一”行动,建立的爽面博物馆开设包括制作工艺、电子商务销售理论等内容的培训班,将实训基地和理论培训相结合,拓宽销售渠道,充分提升品牌意识和市场意识。2018年,全镇爽面加工量达8000吨,实现产值1.1亿元、利润3000万元,实现了“小作坊”到“乡愁富民产业”的质的飞跃。

    三、助推拓宽深化旅游业

    小城镇整治顺应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结合生态、民风、产业特点,夯实了旅游环境基础,保障了旅游要素,通过深挖特色,推动优秀文化遗产的合理利用,全力助推农旅、文旅、体旅深度融合发展。一是农旅融合描绘山水卷轴。充分利用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互促并进的关系,以乡村景观为底色构建乡村旅游格局,创造出一系列“纤夫故里”“石韵家园”“古风雁溪”“笕川花海”等乡村旅游品牌。云和赤石乡致力让小城镇整治发挥经济效益,突出浪漫主题,栽种了一万多株、一千多种玫瑰,高标准打造“爱情圣岛·玫瑰小镇”。去年“五一”期间,赤石万株玫瑰刷屏朋友圈,仅“五一”三天,该镇接待游客1.2万辆车次、4.88万人次;整个5月,接待游客2.83万辆车次、11.5万人次,相当于该县的人口总数。观花潮带动了农家乐和民宿的蓬勃发展,整治后,全乡农家乐、民宿由原来9家增至19家。2018年,全乡农家乐、民宿共接待游客100余万人次,实现营业收入1100余万元。二是文旅融合书写富民长卷。充分挖掘在漫长时光积淀中形成的极具地域特色的红色文化、纤夫文化、茶文化、香菇文化等,在符合自身特色化的同时,还积极寻求差异化,让旅游产业更具备竞争力和生命力。遂昌王村口镇紧扣中国工农红军浙西南游击根据地的红色资源,统筹推进红色旅游、古镇旅游、乡村休闲等融合发展,使单一的“红色观光”向“红色体验、文化教育、度假养生”转型。2018年,该镇旅游总人次34万,实现旅游总收入3928万。而具有相同红色底蕴的龙泉住龙镇,也加强了与王村口镇的区域合作衔接,一方面整合好资源,联动整体作战,凝炼“浙西南革命根据地”品牌,实现一盘棋布局。另一方面,进行错位化建设,避开王村口镇小规模红色培训发展特长区,提炼具有自身代表性的红色精神,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三是体旅融合做足康养文章。着眼户外运动、健康养生的广阔发展前景,打造体旅融合发展的新窗口。各地积极推进高品质绿道建设,如缙云仙都风情绿道、莲都老竹慢行系统、云和紧水滩沿江绿廊等,截至2018年底,全市乡镇共建成绿道369公里,构建出了集健身、休闲、观光一体的“慢运动”生态空间。景宁秋炉乡全方位建设乡村运动休闲特色小镇,以景庆古道登山活动为核心,建设骑行、游泳、垂钓、飘流等20余项户外运动。目前该乡已建成旅游集散中心、户外运动基地、防溺水训练基地、乡村运动俱乐部等户外运动基础设施,并创建培训基地,吸引了18家协会团体进驻其中。同时,成立乡、村两级强村公司,按照“强村公司+户外运动协会+体育赛事”的模式,成功举办了乡村骑游赛、野钓赛、乡村音乐会等系列赛事,在增加集体经济和村民收入的同时,也为做强做大赛事经济积累了经验。

丽水市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 主办

电话:0578-2118025 邮编:323000